显卡矿工路在何方



  • 重点:

    在所有PoW 币种中,以太坊的抗 ASIC 算法,使得它成为显卡矿机的最大集中地。
    随着 DDR5 颗粒的普及,Ethash 算法将不再抗 ASIC。Vitalik 也因此提议将以太坊切换为 PoS 挖矿。预计最迟到 2020 年底,80% 的 ETH 将由 PoS 产出,20% 由 PoW 产出。
    从以太坊网络上的算力来看,大约有 80 万到 100 万台显卡矿机在跑。一旦以太坊切换成 PoS,这些显卡算力势必空余出来,它们以后的出路在哪里?
    ETC,ZEC,XMR等老牌抗 ASIC PoW币种的价值,还不能容纳这么多算力。具体来说,80 万台矿机每天的电费,远大于这些网络每天产生的代币。因此,显卡挖矿的经济生态,恐将面临大规模洗牌。
    最坏情况是,出现大规模显卡矿机停机,导致生态中存在大量流浪算力。这些算力随时可以开机,对任意抗 ASIC币种实施51% 攻击。
    CZZ 是一个 PoW + 0 预挖的新项目,没有过融资,没有预挖。CZZ致力成为一个公共基础设施,欢迎以太矿工积极参与。
    由于 CZZ 刚刚起步,全网代币存量不多,此时算力介入可影响币均成本,从而影响未来 CZZ 的价值。但是对 ETC,ZEC,XMR 这些存量巨大的币种,以太矿工介入只能提高未来货币成本。但在巨大存量的面前,未来获币成本对币均成本则影响不大。
    在今天的数字资产中,如果按市值来算的话,PoW 仍然占绝对的主导。显卡挖矿在 PoW 阵营中,一直以来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显卡矿机较于 ASIC 矿机的最大好处,就是显卡矿机可以随时切换程序去挖不同的币种。ASIC 矿机由于是单一功能硬件,如果所挖币种没有很好的表现,也不会有任何其它选择。显卡矿工得以健壮发展,在抗 ASIC 的挖矿算法才有可能被支持。如何有效地抵御 ASIC,仍然是区块链去中心化理想的一个重要问题。

    时间快进到2020 年,我们发现这个时代对显卡矿工并不友好。容纳显卡矿机最大的币种以太坊,马上要切换为 PoS。在2020 年内,以太坊将完成君士坦丁堡升级,挖矿奖励改为 80% PoS 与 20% PoW。这将对以太坊矿工的经济收益会带来什么后果呢?

    以太坊矿工群体大致分为两个组成部分,GPU 群体与 ASIC 群体。以太坊的挖矿算法靠着 memory hard 的方式抗 ASIC。由于科技不停的更新迭代,近几年 DDR 芯片的性价比已经大幅提升,现在已经可以直接将 DDR 芯片直接嵌入到 ASIC 设计中。现在以太坊的ASIC 矿机,从挖矿经济的角度也只是刚刚到达临界点,对于 GPU 矿机并不能造成压倒性优势。GPU 矿机大部分都是老机器,固定投入成本早已收回,但是比较耗电。较新的ASIC 矿机固定成本不一定有时间收回,但实现同等算力比 GPU 省电,所以运营成本低于 GPU 矿机。一旦以太的 PoW 减产,被淘汰出局的一定是耗电更大的显卡矿机。

    那么以太坊上的显卡矿机到底有多少台呢?大约 80 万到 100 万台。现在对于显卡矿圈最大的问题是,一旦以太坊 PoS 之后,这些算力未来将去哪里?ETC,ZEC,XMR等老牌抗 ASIC PoW币种的价值,还不能容纳这么多算力。具体来说,80 万台矿机每天的电费,远大于这些网络每天产生的代币。

    如果这些算力大部分最终选择关机,这将会威胁到所有 ASIC resistant PoW 币种的安全性。因为关机状态的显卡矿机的价格会基本归零,居心叵测之人可以以极低价格囤积废矿机,只要不开机就不会有运营成本。需要对哪个网络进行 51% 攻击时,可以瞬间开机,攻击完成后再持续关机。这样无疑会对整个 asic resistant 的生态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因此,现在当务之急是需要新的 asic resistant 的 PoW 项目的出现,或者类似于 ETC 这样的老币,需要在 ETH 2.0 上线之前实现几十倍的升值。以上两种可能性,笔者认为还是前者比较容易实现,而且对矿工群体也比较公平。这就不得不介绍 CZZ 这个项目了。

    自中本聪发布比特币项目到现在,数字货币在市值方面取得了卓越的成就。然而,由于一直没有超级应用落地,比特币或其它数字货币也至今没有参与大规模日常交易,我们必须要反思是前面的路障还有哪些?我们前面讲了,最重要的路障大致有以下三个,不好用,不公平,缺乏经济模型。本文主要针对这三个问题进行分析。

    众所周知,比特币转账速度一直被人所诟病。每秒钟处理不到 10 笔交易,且交易确认时间往往长达一个小时。虽然主网是去中心化的,但用户往往需要通过第三方中心化的服务,才能正常使用。这也是现在包括比特币在内的最薄弱环节。自 EOS 与 TRON 以来的“第三代公链”项目,虽然在 tps 等问题上相较 BTC 与 ETH 网络有了较大提升,但它们所损失的是去中心化。

    去中心化是任何数字货币的灵魂。区块链技术有两个化身,分布式账本与信任产生机器。前者实际上是对于数据库结构的一个渐进式改良,而后者才是区块链技术的革命性进步。大家可以试想一下,无论是你购买某中心化项目的代币,还是一支股票或基金,创始人的个人信誉将起到决定性因素。但人们知道中本聪是谁么?就他个人而言,其信誉可谓为 0。那为什么大家还相信比特币呢?因为大家对比特币记账权的竞争机制是放心的,大家对比特币主网是信任的,至于说中本聪是谁已经不再重要,这才是去中心化网络的本质。

    综上所述,只有两种区块链项目可以得到较好的结果。一种是中心化项目,但需要中心化运营方有极强的社会信誉,例如主权国家筹划的央行数字货币,亦或如 Facebook 等跨国公司联合发起的 Libra。另一种就是完全去中心化的项目,例如比特币。在完全去中心化的状态下,大家的注意力才会回归到密码学带来信任的本质:in cryptography we trust.

    CZZ 没有任何超级节点制度,没有任何特权制度,没有进行过融资,没有任何预挖,所有的参与方都一视同仁。唯有如此才能使 CZZ 成为一个没有明显获益方的公共基础设施。最早的比特币,以最公平的“零预挖+PoW”机制发行代币,这是非常值得恪守的一项传统。如后来发行的众多项目,动辄项目方与私募预挖 50% - 99% 的代币,这些代币几乎为 0 成本。近 0 成本代币越多的项目,对于其他参与者越不公平,后续参与者的欲望也就越低,也越容易被大庄“砸盘”。反之,如果想要一个代币变得真正有价值,则必须确保全网没有近 0 成本代币。

    “零预挖+PoW”的机制,对于控制全网获币成本是一个比较有效的机制,但它有一个短板必须要解决,当早期全网算力不足时,也容易产生大量的近 0 成本代币。具体来说,一台机器所产生的代币,等于该机器的算力占全网比例,乘以 PoW 链在一段时间内的出币数量。例如,当一条链一天产出 10000 代币时,某台机器的算力为 100 哈希每秒,全网算力只有 1000 哈希每秒,则该机器的算力占全网算力的 10%,一天可期望产生 1000 代币。因此,当全网算力特别低的时候,一台笔记本可能就能挖走大量的代币,这个时候获得 token 的成本是很低的。如果早期低算力阶段拉的过长,则全网很容易产生大量近 0 成本代币,这对整个项目的发展是极其不利的。

    针对这个问题,CZZ 的解决方案是给全网设置了最低难度。在正常 PoW 网络上,一般会有一个预定出块间隔,例如比特币为 10 分钟。当实际出块速度快与 10 分钟时,挖矿难度会逐步提高。当实际出块速度慢于 10 分钟,挖矿难度会逐步减少。这样做是为了确保出块间隔不会因为算力而产生剧烈变化。 CZZ 在这个基础上设置了最低难度,在全网算力达不到最低难度之前,出块时间会非常长。例如,全网算力为 100 h/s 时,最低区块难度为 1m,则需要大约 3 小时才能出一个块。

    虽然前期出块速度会非常慢,但考虑到前期转账频率也不会很高,这个牺牲可以接受的。它的好处是,即便在全网低算力阶段,也能有效保证挖矿成本在一定水平之上,根本上清除了一切出现近 0 成本代币的可能性。如果一部分人认为 CZZ 代币的价值高于所付出的挖矿成本,这些人大概率不会贱卖自己靠工作量证明所获得的成果。如果另一部分人在现阶段不认可 CZZ 的价值,则 CZZ 的获币成本将作为一道门槛将其拦截于外。因此,最低挖矿难度限制本身也是一种自动过滤器,将早期 CZZ 代币交与最认可它的人群手中。


Log in to reply